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重生之王妃爬墻-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她倚仗著自己在21世紀所練就的殺手本色,運用催眠術從監牢中逃了出來。

老天,真真是在庇佑于她……在她想要找到太子府的過程中,她終于是在街角的一片打斗聲中,撞上了被一伙賊人想要暗殺的太子旋冥冽。

她終于是找到了能夠為她復仇的一個同盟者!

可誰曾想到,他,他竟然要把她當成一粒棋子,讓她回到監牢“扮豬吃虎”,以便讓他能夠東山再起?

自己不愿再受旋略仁的凌辱,但又不想失去同盟者可為她報仇的一種依賴,忍下心中的齷齪與悲哀,答應愿為他做一粒宮中棋子。

誠然,不錯,他兌現了他在那一夜的諾言?墒,他后來竟然是嫌棄她的不潔之身???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內心的悲哀號啕慟哭起來……

此時,在門廳外準備侍奉皇后娘娘的玉嬌與小翠,也不禁為娘娘的悲慘遭遇而暗自落淚。

“皇后娘娘,你要振作!”玉嬌同小翠二人齊聲說道。

“你們,下去吧,讓我哭上一會兒,心里會好受一點的!

聽了蘇鳳瑤的話語之后,兩位奴婢退出了大殿。

在哭過一陣過后,她從自己的衣襟內掏出一條絲巾擦拭淚水。

是!玉嬌同小翠……她二人說得不錯,她必須要振作!

她是應當為曾經的……想從旋冥冽的身上,尋找到那一種跨世紀之戀,而唱一曲傷悼的悲歌!

做為狂熱、執著追求他二人純潔愛情的蘇鳳瑤而言,她應當從自己同旋冥冽的接觸中,能夠清晰地分辨出……他對自己純粹就是利用???

在后宮當中。他從不乏一些具有沉魚落雁之容,具有閉月羞花之貌的年青、貌美之嬪妃?

如今,在他的心中,那里還有他的皇后的身影?

他要借御駕親征之一事,將自已又一次作棋子???

看來,她應當對他死心了,他二人之間是不會存在那種跨世紀的真愛的?

想來,在她的心中有一縷很痛很痛的傷痕,象是被人在那血痕斑斑的傷口處,又撒上了一把鹽……痛,她好痛!

她知道,自己曾經為他付出了許多許多,而到頭來結局竟是如此的心酸?

讓她再一次作了棋子?

她想,即刻逃之夭夭???

然而,她不能呀?

她不想讓自己尊貴的人格再遭他的踐踏!

在她陪他去御駕親征的前夕,她必須要去京城大街考察一番:她要為自己的退路而作打算……

在夜晚時分,小翠喊她起床漱洗了吃了晚膳。

在這個時候,那個把她當作恩人的靜安妃殷素素來到了鳳雅宮的宮門之外。

“啟稟皇后娘娘,歡慶宮的靖安妃求見!”玉嬌來到她的身邊。

盡管,蘇鳳瑤滿面淚痕,內心傷痛,但是,她不愿意失了自己是天下國母的身份,她欠起身子。

“小翠,快為本宮更衣!

“玉嬌,你讓靖安妃在偏殿等候!

在不大一會的功夫之內,蘇鳳瑤在小翠的服侍之下,穿好衣裙下了地。

她身子顯得十分的虛弱,她在小翠的攙扶之下,走進了會客的正殿。

“請她進來!

“是!”小翠轉身離去。

“哎呀,姐姐,你這里好生的亮堂!”

“這么晚了,你怎么來了?”她臉色蒼白地問道。

“我心里悶,所以,想來姐姐的寢宮轉轉!

小翠將一杯熱茶端給殷素素。

“靖妃娘娘,請喝茶!”

“好的!”殷素素在喝過茶水之后,眼圈一紅落下幾滴清淚。

“妹妹,你這是為何?”

蘇鳳瑤不問還好,她一問隨將滿面愁容的殷素素,惹得號啕痛哭。

“嗚嗚,嗚——”

在一時之間,殷素素哭得淚眼梨花。

“皇后娘娘,我二人好可憐呀!” 殷素素在哭訴當中泣不成聲地言道,“皇上……恐怕是嫌棄你我二人不中用了?”

“他……再一次選秀?”

“在這么多年之內,一直是姐姐侍我好!彼ㄆ灰眩骸叭缃,他再也不會需要我們了???”

“什么?”蘇鳳瑤睜大了眼眸。

“皇上,嫌棄我……是四皇子旋迢欣的妻室???”

“既然是嫌棄你,他又為何將你納為妃子?”

第一百六十章:同是天下淪落人(1)

“那還不是,因為……你與我長得那么相像?”

“你是說,在她把我立為皇后之后,突然又無故冷落我,全是因為……你長得同我很相像?”

蘇鳳瑤想起那年自己突遭冷遇之后的情景,她不禁低聲啜泣。言殘顎?@

“自古涼薄之人,就是帝王心呀!”

“你說的不錯!币笏厮赜媒z巾擦了一下眼角,“他把我當成了你的影子!

“影子?”蘇鳳瑤反問。

“是的,是影子!” 殷素素點頭。

“臣妾以為?”她瞅了一眼蘇鳳瑤,“在我以為,皇上之所以要把我收為靖安妃,他想起了曾經在情感上的一種失落,所以,他想……以尊貴之身,將曾經失落的一份失落給拾起!

“所以,他才會在冷落你之后,想寵幸我就納我作了靖安妃!薄∫笏厮叵蛩稣f前情。

“你為什么,要對我說這些?”

“皇后娘娘,你我都是天涯淪落人!

沉默了一會兒,蘇鳳瑤言道:“我的情況,你也知道?”她用絲巾擦了一下眼淚,“因為那一場巒倫的婚姻,我一會兒位居人上,一會兒又是墜入到情感痛苦的深淵當中!

“我幾朝被他寵幸,又數次被他冷遇?”

“實在是讓我心寒至極?”

“你可知曉?”她看了一眼殷素素,“在從前,他把我當作棋子來使用!

“什么?”殷素素驚詫地呆望著她,“有這樣的事?”

“恩!”蘇鳳瑤向她點了點頭。

“如果,娘娘能夠信任臣妾的話,能否告之?”

“到了現在,我沒什么可隱瞞的了!彼此谎,“不妨,對你披露一二!

在沉思了一陣過后,她言道:“其實,我并不是飛艷國的南宮倩蕓公主?”

“什么?”殷素素更加的詫異。

“你無法想像吧?”

“我是從21世紀穿越到人倫大陸之后,借尸還魂獲得重生的一名職業殺手!

“皇后娘娘,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殷素素沒有想到,自己同異時代的一個風華正茂的女子坐在鳳雅宮中,互為申訴被那無情君王給冷遇的輩催之事。

“我為什么要穿越到這個異世的人倫大陸?”蘇鳳瑤恨恨地說道。

“如果,你感到太過傷心的話,就不要再講了!薄∫笏厮匾园参康难凵窨粗。

“現在,我還有什么可傷心的?”她的眼簾眨動了幾下,“我只想一吐為快!

“娘娘,能看得起我,我洗耳恭聽!薄∫笏厮赜X得,蘇鳳瑤能夠對她坦誠相待,讓她激動的眼角閃躍著歡喜的淚花。

“知道不?”蘇鳳瑤閃著眼仁,“那個狗皇帝在對我不顧人倫的羞恥之后而霸王硬上弓,他又把我打入監牢!

“什么,他真的禽獸不如?” 殷素素滿腔的憤怒。

“他覺得,我是從飛艷國派出的想要剌殺他的一名剌客!

“為了防患于未然,他喪盡天良將我打入到監牢!

“真的,他禽獸不如?” 殷素素言道。

“他有他的千條計,我有我的老主意!”蘇鳳瑤端起了茶盞喝了一口茶,“我豈能任由他對我任意擺布?”

“哼!”她的鼻孔重重哼了一聲。

“那你最后,你是怎樣逃出來的?”

“因為,我是21世紀的職業殺手,我運用了催眠術,點倒了一名獄卒,然后從他的身上拿到了牢門的鑰匙!

“然后呢?”

“然后,我走到監牢的大門!

“當時,那里有多少人?”

“也就四五個人吧!

“于是,你把他們給一一制服,逃了出來?” 殷素素問道。

“是的!”

“那你是怎樣同旋冥冽見面的?”

蘇鳳瑤將前因后果,一一對殷素素講了一遍。

“皇后娘娘,你真是好牛叉耶?”

“這要得虧了我,在21世紀所修練的驚人的武功在庇佑我!”蘇鳳瑤神色激動。

“我覺得,皇后娘娘的心理承受能力蠻強的!”

“你不要恭維我了?”

“不,皇后娘娘,我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其實,人有各人的命運?”蘇鳳瑤沉吟道。

“娘娘,你說得不錯!薄∫笏厮叵萑氤了,“為今之計,我們該為自己作打算了?”

“你有什么想法,說來聽聽?”蘇鳳瑤沉吟道。

“哎,我只聞聽,皇后娘娘有一手做糕點的好活計?” 她由衷的贊嘆。

“做糕點?”蘇鳳瑤反問道。

“噢!就是前朝太后娘娘過壽誕之時,皇后娘娘做得什么生日蛋糕?”

殷素素朝向她會心一笑。

“臣妾,想追隨在皇后娘娘的身后,愿效犬馬之勞!”

“如此,折煞本宮了?”蘇鳳瑤憂凄地說道。

“皇后娘娘,臣妾……有一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這里又沒有外人,你說?”

“那臣妾,就斗膽了?” 殷素素看了她一眼,“臣妾依據皇上在登基之后的種種表現,我以為……”

“你以為什么?”她的神色異樣。

“在臣妾看來,皇上在御駕親征之前,又在蘇皖國境內,大肆選秀,這就擺明了皇上對我二人的厭惡?”在說話之時,殷素素留意蘇鳳瑤的面部表情。

“他對我二人的厭惡之情,早已有之?”蘇鳳瑤撇了撇嘴!澳憬又v?”

“是,皇后娘娘!”

沉吟了一會兒殷素素說道:“說不定,皇上在統一人倫大陸之后,他就想要廢除巒倫的婚姻?”

殷素素說出的這一句話,直扎得她心痛:所謂是當事者迷,旁觀者清。

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況,到是讓殷素素給言中了???

她該如何面對?

在傷神當中,她低聲啜泣起來。

“皇后娘娘,我可比不上你,對皇上用情最深。還望娘娘好生愛惜自己!

蘇鳳瑤聽了她一席話之后,心中猛地一顫???

她無憑無據,不可信的!

第一百六十一章:同是天涯淪落人(2)

在痛定思痛之后,蘇鳳瑤停止了哭泣。言殘顎?@

“靖安妃,這時辰不早了,你也該回宮憩息了!

“還望皇后娘娘早拿主意?” 殷素素凝望著她。

“你回吧,明日本宮去你寢宮有密事相商!

一夜無話。

到了翌日清晨,蘇鳳瑤在寢宮中吃完了早膳之后,她在玉嬌的陪伴之下,來到了靖安妃殷素素的歡慶宮。

“皇后娘娘,您來了?” 殷素素熱誠地問道。

“本宮有事要同你相商!碧K鳳瑤在坐到御榻上的時候,對她嫣然一笑。

“請皇后娘娘用茶!币粋宮女,給蘇鳳瑤端來了一個茶盞。

她呷了一口茶之后,說道:“我把昨夜你對我說得那一些話,仔仔細細地想了一遍!

“旋冥冽……是想寵愛新人拋棄舊人!

“總之,在這皇宮之中,沒有長久的寵愛,必是一代新人換舊人!

“所以,為今之計,你我就要聯手!彼似鹆瞬璞K呷了一口茶,接著說道,“為我們今后不?磕腥硕,我們要在京城謀一份立身存命的大事來做!

“什么,皇后娘娘,你要帶著臣妾做大事情?” 殷素素淚眼迷離。

“你我既為天涯同命人,就應當同病相憐,相互依靠才是!

“皇后娘娘,你說得不錯!薄∫笏厮叵蛩c了點頭!澳俏覀兪裁磿r候去京城大街?”

“此事,宜早不宜遲!薄√K鳳瑤沉思,“不如,明日吧?”                                                                                        “為何要等到明日?” 殷素素遲疑地問道。

“因為,我們還沒有向皇上請示,我二人能否出宮?”

“皇后娘娘,皇上對我們都那樣了,我們還顧及他?” 殷素素詫異地問道。

“妹妹?”她很無奈地看了她一眼,“我們現在,是處在誰家的屋檐下?”

“當然是在皇宮中?” 殷素素答道。

“你想想看,這皇宮大內,難不成,是你我二人的天下?”

“那當然不是?” 殷素素答道。

“咱們,現在可是寄人籬下!”蘇鳳瑤一句話點醒了夢中人一般的殷素素。

“哎呀,我怎么就沒有想到這一層呢?”

“所以,在我二人沒有被皇上給掃地出門之前,他依然是我們的君主,我們依然是他的臣妾!

“要知道,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蘇鳳瑤看了殷素素一眼,“在我們還在皇宮中的時候,我可不想……因他輕視我們,我們目無王法而獲罪?”

“若是什么過激的言行惹惱了他,那將會導致他……會把我二人打入冷宮,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哎呀?”殷素素用玉手扇了一巴掌,“若非皇后娘娘提醒,我會因一時的氣憤,而將此事忘了?”

“臣妾,今后一定要以皇后娘娘的馬首是瞻!

“也不要這樣講了?”蘇鳳瑤凝視著她,“如今,我們應當有難同當,有福共享!

“姐姐,我還有一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殷素素現出小心翼翼的樣子。

“你講吧?”

“我同姐姐義結金蘭,可否?”

“難得,你信任本宮,我們就義結金蘭,一起焚香起誓!

于是,她二人來到了寢宮的一處佛龕前,雙雙跪在蒲團之上拈香禱告。

她二人在默禱之后,雙雙起身來將供香插入到香爐當中。

“姐姐,這往后的,妹妹以你的馬首是瞻,絕無二心!

“既然,你我義結金蘭,姐姐我有一事相告?”

“姐姐,你說?”

“以后,我們行事,對身邊的人一定要多加留心!

“小心,禍從口出?”

“姐姐,提醒的是!”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本宮也要去崇文宮去探一探皇上,對我二人明日離宮去京城大街,他到底是準還是不準?”

“那姐姐,你走好!” 殷素素對蘇鳳瑤福了一下身軀。

她在宮女玉嬌的陪伴之下,拐向了崇文宮的方向。

當她二人來到宮門前的時候,領班的蘇公公言道。

“給皇后娘娘請安!”

“免禮!

“請公公相煩,向皇上通傳一下,臣妾想見他?”

“哎呀,娘娘,您來的不是時候?”蘇公公瞥了她一眼,“如今,皇上正同新當選的端妃娘娘在殿內下棋呢?”

“皇上對奴才們講,今日,任何人想求見,他一律不見!”

“那我明日再來?”

“也好,奴才恭送皇后娘娘!

在返回鳳雅宮的時候,玉嬌對蘇鳳瑤說道,“皇上。真是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

“嘿——”蘇鳳瑤長嘆一氣!按松,不愿侍奉在君王側,無限悲哀在眼前!

“皇后娘娘?”她凝視著蘇鳳瑤,“奴婢應當恭喜娘娘!除去巫山不是云?”

“此話怎講?”

“塞翁失馬,豈知禍福!

“是啊,你說得不錯,這天底下最為寡情和涼薄之人,就是帝王之心!”

“我算是徹底領教了?”她的話語未完,一行清淚掛在了臉側,說不出有幾多的哀惋與神傷……

卻說,旋冥冽同新選的端妃,正在崇文宮中的御榻之上圍在圍棋桌的兩端在對弈。

他一邊構思棋局中的布局與對殺,一邊自鳴得意地想到,這會子倒是不見皇后,再在他的面前因失寵而發神經了。

想來,他對于自己縱橫捭闔的手段感到洋洋得意!

自古以來,無不是君王寵幸妃子和嬪妃的,他可以給她們當中的某一個人以恩寵,他也可以將自己的寵愛給予新進的妃子身上。

他是上天之子,天下的女子任他挑選,他隨時可以給予她們榮華富貴,也可以給予她們殺伐和滅族之罪!

因為,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第一百六十二章:出宮走向京城

經過一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大圣捕鱼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