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重生之王妃爬墻-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那臣妾給你講一個故事聽?”

“你煩不煩呀?”他吼道。

“皇上,您心里不痛快!彼_始啜泣,“臣妾想找些樂子,讓你高興一下!

“可你……為何要對我在大吼大叫的?”

“嗚嗚……你當我看不出來呀,在這些日子里,你就在有意地疏遠我?”

“嗚嗚……你是嫌棄我了?”蘇鳳瑤一個勁兒在哭。

旋冥冽黑著臉,對她不理不采的樣子……他心中清楚,蘇鳳瑤一副對自己愛得死去活來的樣子,自己就是一味地對她冷落,也不會沖去她心里對自己的一片愛。

所以,為了達成與她分手的目的,他必須要對她做到冷漠如同冰山。

蘇鳳瑤在哭過了一陣之后,也不再顧忌身邊的旋冥冽是否愿意聽她彈奏古箏。

她跪在豪華馬車的車廂當中,將古箏置在身前開始彈奏一曲高山流水的曲子。

古箏的曲調,時高時低——在表現天河從高山之顛飛流直下之時,那曲調就是箏箏烈烈,奔騰狂泄;在表現小溪流水之時,也是疏緩纏綿,汩汩流淌。

他也不加阻止任由她彈奏。

蘇鳳瑤在彈奏古箏之時,她純粹是為了渲泄心中的郁悶。而在彈奏的過程中,她開始留意他的表情——

在那時,他手里拿了一部兵書,不知是裝樣子,還是為了掩飾他內心的焦躁,借看書而打發在路途當中的一片無奈。

他的神色顯得平靜了許多……并沒有對戰事不利而表現出煩躁不安,神情焦慮,心神不寧的樣子?

他的這一種表現,讓蘇鳳瑤感到好生奇怪?

然而,她不愿多想。她只要籍此能夠排泄心中的委曲就好!

在路途之間他二人冷漠對熱忱——盡管,旋冥冽對冷漠置之,但是,蘇鳳瑤依然是不棄不妥地要表現出自己對他的關懷和熱護之情。

在蘇皖國大軍進入都城的時候,大軍人馬要停留下來進行最后的一頓午餐。

蘇鳳瑤為了表現出自己對旋冥冽無微不致的關懷,人馬一旦是停留下來,她忙得不亦樂乎。

她將身邊給服侍的太監趕到一邊。

“你是不是要為皇上送洗臉水來?”她對一名為他端水的太監問道。

“是的,皇后娘娘!”

“來,給我,我為皇上端去?”

“那怎么可以?”太監神色不安地說道。

“本宮,樂意!”說完,她樂不顛顛地端起一盆洗臉水來到了皇上同自己乘坐的豪華馬車跟前。

“皇上,來,洗一把臉吧!”

“怎么會是你為朕端洗臉水?”他看了她一眼!胺屉薜奶O呢?”

“噢!是我從他手中搶過來的!”她滿臉歡喜地說道。

“以后,象這樣的小事,還是讓下人們來干得好?”

“你要有自己的身份?”他看了她一眼,“你是皇后!”

蘇鳳瑤滿心以為,自己對他的一份殷勤會換來他對自己的稱贊。那曾想到,自她完成了剌殺肖楚雨的棋子任務之后,他動輒對自己就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對自己大呼小叫的兇巴巴的樣子?

“皇上,不管臣妾為你做什么,都不能合你心意?”她低頭啜泣,“你是不是嫌棄我了?”她越說越傷心。

在猛然之間,在旋冥冽的心中流露出對她一副愧疚和慚愧的心理……噢!不要誤會,我的心情不好?

聽他如此一說,她停止了哭泣。

在吃午膳的時候,蘇鳳瑤再不敢那么殷勤地對旋冥冽夾菜和盛湯了。

“愛妃,你怎么,今日變了一個人,不再殷勤了?”在他吃飯的時候,他嘴里問道,“朕想吃那個菜,你為何不為朕夾來?”

“因為,臣妾做事,不得皇上喜愛,所以,人懶了?”她一副氣不平的樣子。

“!你是在變相地說朕?”

“臣妾,豈敢?”

“好了,朕在最近,無故冷落了你許多?”

“朕在回宮之后,會給你補償的!”

“嘿——”旋冥冽長嘆一聲。

“皇上,因何要嘆氣?”她不記仇似的問道。

“朕感慨,此次,我蘇皖國大軍折戟沉沙,敗陣而歸,不知何日我們才能一雪恥前恥?”

“假借以時日,我想一定會的!”蘇鳳瑤答道。

他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

在余下的時間內,蘇鳳瑤又是殷勤地為他布菜、添湯。

他的心思卻轉向了近鄉情怯的一種難言當中……

他應該……怎樣,向她說明自己與她分手的一些話語?

在他的心中有一種難以啟齒的感覺???

現在,他知道,自己回到皇宮之后,為了全面提升蘇皖國將士的殺敵士氣,他必須要在蘇皖國國內頒布一項禁止巒倫婚姻的法令!

可是,對自己而言,他實在是難以向蘇鳳瑤說明自己同她分手的決定?

在當初,自己在太子府被藏密哲所派出的殺手給暗殺之時,他為何就要同她有了接觸?

以至于,自己在現在陷入到難以自拔的境界???

在吃完午膳之后,大軍又啟程了。

回到皇宮的時候,已是夜晚時分。

蘇鳳遙只有無奈的同旋冥冽各回各的寢宮?

在她的感覺中,他二人回到皇宮之后,恐怕他要臨幸自己的日子,會少得可憐?

她有這一種預感?

她必須 自己今后的生活打算!

第一百八十二章:殷素素暗傳旨意

在第三日的清晨,蘇鳳瑤在玉嬌的服侍之下起床洗漱起來。言殘顎?@

不曾想到,小翠急忙進宮向蘇鳳瑤稟報:“皇后娘娘,那個靖安妃說要拜訪你?”

“怎么,這么早來就要來到我的宮中?”她有一種不悅的神情。

“難不成,她不知道,本宮才于前日晚上回宮,這兩日清晨是要好好歇息的問題?”

“她好煩人?”她臉色不悅地說道。

“那奴婢,就說,皇后娘娘,還在睡覺中?”小翠看了她一眼問道,“可否?”

“既然,人家來了,豈有拒絕上門客的道理?”她搖了搖頭,“還是讓她進來吧?”

在不大一會的功夫之內,殷素素沒心沒肺的走了進來。

他人影子未到,聲音卻是傳了進來。

“姐姐從前線回來,我來探望姐姐來了?”說著話兒,她婀娜著自己纖細的身軀走了進來。

“妹妹最終還是忍了一日,來看望姐姐!

“我不會令姐姐反感吧?”

“看你說那里的話?”蘇鳳瑤裝出一份關不計較她的樣子說道。

“只要,姐姐,不嫌棄我就好!”

她在蘇鳳瑤所坐的幾案前在一處木椅上坐了下來。

“皇后娘娘,早膳準備好了,是否可以用膳了?”玉嬌問道。

“本宮餓了。不如?”蘇鳳瑤瞅了一眼殷素素,“不如,妹妹,也與我一道用膳吧?”

她的話音未落,殷素素拍手叫好:“好!正好,我在宮中還沒有用早膳呢?”

蘇鳳瑤起身走向寢宮正殿中的大圓桌前。

在她二人落座之后,殷素素看到圓桌上擺著不同花色的面點贊道。

“還是皇后娘娘,要高人一等呀!”

“你看,這桌上有金銀饅頭,有小籠包子,還有油條!

“再看看,這小菜?”殷素素嘴里填充著食物,嘴巴不閑著,“嘖嘖!這小菜好豐富呀!

“你看,這豆腐乳,外面包了一層菜,味道不錯?”

“還有這醬蘿卜條,也很下飯的!

“你就不能,少說兩句?”蘇鳳瑤不滿地說道。

殷素素臉兒一紅,“我不過是心中羨慕,由不得自己,就想稱贊一番!

“哎!小翠,你再給我盛一碗粥吧?”她一副想要裝飽皮囊的樣子?

玉嬌看到她的那一種滑稽像掩口竊笑?

小翠失口竊笑。

殷素素看到她二人嘲笑自己的樣子,她涎著一張厚臉皮囧囧地道。

“你們……在笑我吧?”說完,她也囧囧地笑道。

看到殷素素的滑稽像,蘇鳳瑤在心中不禁感慨,同樣是被旋冥冽給冷落的一個人?

你瞧瞧她,就為了自己天天能混得一個肚兒圓,缽兒滿,放低了自卑!

面對男人的無情與冷漠,她還是能夠坦然對之?

難道,不是這樣么?

在吃飯的時候殷素素思忖,從前,自己與旋冥冽的一份恩愛,就是在她二人中間出現了一個旋迢欣,讓她移情別戀了。

旋冥冽自從當上皇帝之后,為了他自己曾經的失落,他臨幸了她,給她封一個了靖安妃。

盡管,她被臨幸之后,還是被旋冥冽給長期冷落?

她也曾……求過皇后娘娘,讓蘇鳳瑤給旋冥冽給遞個話:懇請他再度寵愛于她。

雖然,旋冥冽給予她的陽光雨露般的滋潤很有限,但是,她從一個死了男人的廢王妃,而一變成為旋冥冽的靖安妃,有了自己的名分,這足以說明,她修來了一個現世的福祚!

盡管,她同旋冥冽的婚姻也是巒倫的一種婚姻。但是,她就想活一天是一天。又是多么的自在?

不象自己被旋冥冽給冷落……自己就變得花容憔悴,整日悶悶不樂的???

“皇后娘娘,你怎么悶悶不樂的樣子?”殷素素在喝完了那一碗粥好奇地問道。

“噢!沒什么的?”她故意掩飾自己內心的哀愁與悲哀。

在吃完了早膳之后,蘇鳳瑤同殷素素一同回到了她二人曾坐的那一處坐榻。

“皇后娘娘!”殷素素端起茶了盞,抿了一口,“我今日來你宮中,是想問上一問,我們在從前所商議的在京城做生意的事兒,你還想不想作?”

面對她的追問,蘇鳳瑤無以回答?

“這個么?”她顯得吱吱唔唔,“由于沒有合適的項目,我還不敢決定,要不要做的?”

“皇后娘娘,在這兩日當中,你可聽到什么意外的消息?”

她看到殷素素臉色憂郁,眸底閃過了一絲詭異,她的心中猛然一驚!

莫非……

看到她不作聲的樣子,殷素素忍不住說道,“原來,皇后娘娘依然是被人給懵在骨子里?”

她的暗示,怩印證自己心中的許多疑惑?她的心頭猛地一顫???

難不成,旋冥冽急忙撤軍回國,莫非是要在國內……廢除巒倫之婚姻???

想到這里,蘇鳳瑤只覺得,自己頭暈目眩,她的心中有了一股血腥味在浮起???

她連忙用手托住了自己的頭!

“皇后娘娘,你怎么了?”殷素素問道。

“宮中發生了什么事?”她面色憔悴,一字一句問道。

掩飾了太久,殷素素覺得,自己再不說,就要把她給憋悶死了???

她今日前來鳳雅宮,是帶了旋冥冽的一番囑托而來。

“皇上,準備在蘇鳳瑤國廢除巒倫之婚姻???”

她聽到殷素素如此一說,她的嘴唇氣得直哆嗦……他做人不地道???

“皇后娘娘!”殷素素看到蘇鳳瑤臉色鐵青嘴唇發黑,她放聲痛哭,“我們兩個人,好可憐呀?皇后娘娘!”

玉嬌同小翠也加入到她們啼哭的行列中。

旋冥冽在回到皇宮之后,他心中想著在蘇皖國國內,要廢除巒倫婚姻的事兒,他覺得,他實在是無法向蘇鳳瑤說出?

于是,他想到了殷素素——她也是自己將要廢除的一名妃子。

她二人頓時痛哭流涕???

第一百八十三章:悲悲切切

蘇鳳瑤聽明白了,殷素素是代表旋冥冽向她傳達傳達——她將成為蘇皖國廢除巒倫婚姻之時的一個犧牲品???

旋冥冽,你好狠心???她眼前一黑當場暈劂了過去……

殷素素在前腳走,小翠同玉嬌就為了救醒皇后娘娘,她二人中一個人去了太醫院請太醫前來,要為皇后娘娘把和診治。言殘顎?@一個人要為她掐人中,又是為她疏理氣息的,直忙得不亦樂乎???

“這皇上,怎么能這樣狠心呢?”玉嬌在嘴中念道:“娘娘為了能同皇上朝夕相處,她不計在自己墜胎之后,可能不能懷孕的一種危險,毅然決然地打掉了她腹中的孩子?”

“娘娘是多么地愛皇上,可是,她所得到的結果,就要生生地被皇帝當作糟粕一樣給丟棄???”

“玉嬌,求你再不要嚎啕大哭了,好不好?”小翠嚷道。

“我是替娘娘……感到悲哀???”

“如今,她成為了棄妃,情景就是凄憐到這種地步?”

“連太醫都也請不動了???”小翠啜泣道。

“如今,娘娘這一落難,你我二人也要想一想去留問題了!彼讼嗷ピ卩止。

“我覺得,我二人還是要跟定了娘娘為好!毙〈湎蛴駤烧f道。

“我也同意你的意見!庇駤勺炖飸。

“哎,皇后娘娘,你醒了?”小翠的一聲喊,將沒有任何依靠的玉嬌從悲哀中,拉回到現實生活中。

“娘娘,你醒了?”玉嬌默默注視著她。

“玉嬌,小翠,我這是在那里?”她抬起一雙悲傷的眼眸問道,“剛剛,是誰來我寢宮來著?”

面對她的提問,二位宮女不知如何回答?

“你們,到說話呀?”蘇鳳瑤臉色慘白。

為了不想剌激她,玉嬌回道,“剛剛,就我二人!

“玉嬌,不對?”她看了她一眼,“你說得不對?”

“我明明記得,殷素素來到我的宮中?”

“她人呢?”

“我好象聽她講,皇上,皇上,他不要我了?”她有一點神經錯亂,“明明是殷素素來過了?”

“你們卻說,宮中……只有你們兩個?”她受到了剌激,說話有一點顛三倒四的樣子。

她這一副神態,讓玉嬌同小翠憂心沖沖。

她二人清晰的記得,她在那一個大雨磅礴的夜晚,神經出現過一些錯亂?

她該不會……在遭遇變化之后,神經錯亂比從前更嚴重了吧……

再說,旋冥冽借殷素素之口,將他在蘇皖國要頒布廢除巒倫婚姻的法令告訴了蘇鳳瑤。雖然,這樣做,是為避免了自己向她解釋的一種尷尬和難堪。

可是,蘇鳳瑤曾為他的棋子,幫他扮豬吃虎,完成了要鏟除異己而登上皇位的任務,她對自己可以說,是功不可沒。

做人不能沒有良心?

在她替代了飛艷國南宮倩蕓和親公主之后,原本她是要嫁給自己的?删褪且驗樵谒麄冃匣首逯蟹钚袔n倫婚姻習俗的一種影響,她被父皇調包變成了自己的母妃?

天可見憐,在他落沒地被藏密哲所派出的殺手企圖將他給殺害之時,他二人竟然是在一場打斗當中相見。之后,她變成了他安插在宮中的一粒棋子。

因為,在他的骨血里就存在了一種巒倫的鮮血,所以,他也象自己的祖先一樣,娶了繼母作了他的皇后。

一切的過錯,并不在于蘇鳳瑤,而是在于蘇皖國的野蠻、荒蠻與落后的婚姻習俗,他們才有了一種巒倫的婚姻?

如果,不是為了統一人倫大陸,不是為了徹底提升蘇皖國將士們的作戰士氣,說不定的,他依然要是維護在蘇皖國國內的一種巒倫婚姻。

他認為,蘇皖國現在要廢除巒倫的婚姻勢在必行!

所以,這并沒有什么可丟人的。他應當找一個時間要同蘇鳳瑤好好談一番。

她需要什么,自己會竭盡全力地幫她解決。

卻說,殷素素在這幾日之內,在她得知要在蘇皖國實施廢除巒倫婚姻的一項法令之時,這自然也牽扯到自己?

她覺得,自己跟平常并沒有什么兩樣?但是,即便是她能做到鎮定,安之若素。但是,在她的內心當中,卻是花瓣飛落于水,隨風飄零的一種苦澀?

往后的日子,她應該怎么度過?

她只能仰仗于蘇鳳瑤了!

一想到這一位苦命的女子,殷素素在心中就產生了一縷想跟著她在京城闖蕩,學會不依賴男人而自食其力。

在這幾日當中,蘇鳳瑤開始接受自己被旋冥冽給拋棄,將要把掃地出門的一種殘忍???

其實,在她內心當中,她早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她要面對的被男人給丟棄的一個殘酷現實,她也永遠躲不掉的!她必須要強力面對!

在處在身心的苦難當中,她應當保持平常心?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大圣捕鱼手机游戏